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文獻檢索:

蘇-17在阿富汗


□ 東翼

摘 要:

最不適合航空兵作戰的地方1979年12月25日,一支"人員有限的部隊"(即后來的蘇聯第40集團軍)進入阿富汗,隨后直升機和殲擊轟炸機部隊分別從土耳其斯坦軍區和中亞軍區趕來增援,整個行動都是在"向阿富汗人民提供國際主義援助"的幌子下秘密進行。首批進入阿富汗的蘇-17來自駐哈薩克斯坦克孜勒阿爾瓦特基地的第217殲擊轟炸航空兵團(僅有8架單座機和1架雙座教練機),它們降落在阿富汗信丹德機場,那里已有一批安-12運輸

  最不適合航空兵作戰的地方

  1979年12月25日,一支“人員有限的部隊”(即后來的蘇聯第40集團軍)進入阿富汗,隨后直升機和殲擊轟炸機部隊分別從土耳其斯坦軍區和中亞軍區趕來增援,整個行動都是在“向阿富汗人民提供國際主義援助”的幌子下秘密進行。首批進入阿富汗的蘇-17來自駐哈薩克斯坦克孜勒阿爾瓦特基地的第217殲擊轟炸航空兵團(僅有8架單座機和1架雙座教練機),它們降落在阿富汗信丹德機場,那里已有一批安-12運輸機先期送來技術人員和地面裝備,作好迎接蘇-17的準備。進駐行動很順利,但第217團還是感覺很忙亂,這種感覺告訴他們,雖然還不知道在這個陌生的國度里會遇到什么,但肯定不會像在蘇聯那樣平安。

  阿富汗的環境很糟糕,正如蘇軍總參謀部所言,“從地形學角度看,阿富汗是世界上最不適合航空兵作戰的地區”。適合現代化戰機起降的阿富汗機場只有喀布爾、巴格拉姆、信丹德和坎大哈,它們都位于海拔1500~2500米的高原地帶。不過,喀布爾和巴格拉姆機場的跑道還不錯,那是阿富汗老國王查希爾委托美國鋪設的,但導航、通信和機場照明設施早已陳舊不堪。那里的氣候一點也不照顧蘇聯航空兵,春秋時節接連不斷的沙塵暴,使空中能見度只有200—300米,到了夏天就更慘了,一般室外溫度高達52℃,受陽光直射的飛機表面可達到800C,在這樣的條件下,連夜間都不能飛行,因為機組和地勤人員在單一的食物和惡劣的休息條件下早已精疲力竭。

  意志的考驗

  1980年3至4月,蘇軍向堅持抵抗的阿富汗“圣戰者”發起重點進攻,航空兵大舉出動,摧毀難以接近的“圣戰者”隱藏地帶。為協同作戰,蘇軍將原本在阿富汗境內承擔“考察任務”的第34混成航空軍編入第40集團軍序列,集團軍司令部下設一個空軍指揮所,這可是蘇聯陸軍集團軍第一次下轄航空軍,以前陸軍集團軍僅轄有航空兵師。隨后,蘇軍又增派一批戰機,17架蘇-17進駐信丹德,第136殲轟團的米格-21進駐喀布爾,還有1~2個大隊在喀布爾、巴格拉姆和坎大哈之間“游蕩”。

  阿富汗戰爭初期,“圣戰者”只是一群散兵游勇,規模不大,對蘇軍戰機構不成威脅,于是蘇-17的戰術也簡單到“發現一摧毀”,主要以低空轟炸方式投擲**或施放S-5型無控火箭。在此期間,蘇-17的困難是如何在地貌相似的山區和沙漠地帶確定“圣戰者”位置。很多情況下,飛行員在返回機場后,拿著地圖比對也不能確定自己到底把**扔哪了。另一個困難是駕駛,由于阿富汗山峰多在海拔3 500米左右,且分布有許多天然石柱、洞穴和植被,迫使飛機將高度降至600~800米,這要求飛行員具備較高飛行技藝。此外,山區對無線電通信影響也很大,增加了地面雜波對飛行指揮的困難。受惡劣氣候、壓力和緊張的影響,蘇軍飛行員的失誤也逐漸增多,第一批飛行員的平均駕齡都在25~26年之間,因此年紀都偏大,體力不支。

  對蘇-17戰機來說,它們也不輕松。炎熱和高山飛行對發動機磨損非常嚴重,塵土進入濾油器后會導致燃油系統故障。戰機的起降過程越來越困難,耗油量越來越大,升限和作戰載荷越來越低。夏天,蘇-17在正常載荷情況下起飛滑行距離要比其它季節長1.5倍。降落時,由于溫度過高,要么剎車失靈,要么爆胎。

  投彈時,蘇-17的ASP-17機載自動瞄準具常因超高溫變得不可靠,飛行員只能用手動瞄準。在狹窄的山谷中,為避免撞山,戰機只能拉升到1600—1800米的高度投彈,相對600~800米高度而言,命中率當然會降低。為此,蘇-17在這些地區一般都投擲高爆**,只有到了平坦地區才使用S-5火箭。S-5火箭戰斗表現還不錯,火箭戰斗部重25.5千克,彈著點密集度頗高。懸掛在飛機外面的UPK-23-250型機炮吊艙基本沒有用武之地,機體內的兩門30毫米NP-30型機炮就夠用了。蘇-17還能攜帶SPPU-22型機*吊艙,但操作復雜,耗時又耗力,實際的作用也不大。特殊的戰場環境要求蘇軍必須改善現有裝備,于是第40集團軍空軍指揮所向國內要求部署一種快速、簡單、便捷、省時省力的戰機。很快,一批改進后的蘇-17M3(題圖)就送到阿富汗戰場,后來它們一直戰斗到阿富汗戰爭最后一刻。

  阿富汗戰爭初期,雖然戰事規模日漸擴大,但蘇聯和傀儡卡爾邁勒政權的想法是一致的,只要將“圣戰者”擊潰即可,沒必要擴大打擊面,招致廣大民眾的反對。1980年7月,蘇軍從阿富汗撤走第217殲轟航空兵團,不過很快又從奇爾奇克調來第136殲轟團,該團裝備蘇-17M3。后來,駐薩馬拉的一個蘇軍殲轟團又頂替了第136團。按照蘇軍總參謀部的理論,為了獲得真正的戰斗經驗,提高戰斗素質,應向阿富汗境內輪派更多的部隊,有些部隊撤出阿富汗,也要駐扎在中亞,時不時還要在阿富汗境內飛上兩次,這種飛行對飛行員們來說就和平常的演習沒什么區別。

  通過戰斗,蘇軍還逐漸體會到蘇-17并存的優缺點。如發動機、燃油系統、液壓系統和指揮系統經常失靈。蘇霍伊設計局對此進行了一些修改,首先在機腹下安裝了保護傳動裝置的防彈鋼板,油箱內增加一層泡沫塑料和一些氮氣,增加壓力以便于供油,同時當油箱被彈片或子*擊穿時起到防火作用。然后,設計師們對ASP-17瞄準具進行改進,克服過熱失靈的缺點。另外,減速傘在飛機降落滑行時經常會脫落,后來也進行了修改。設計師還提高了蘇-17整體的堅韌性和抗疲勞能力。蘇-17后來曾發生“肚皮著陸”的驚險場面,但人機安然無恙,而且飛機經過小修小補就能繼續升空。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進入1981年后,阿富汗“圣戰者”發生很大變化,他們在伊朗和巴基斯坦建立起訓練基地,伊斯蘭世界和美國為其提供資金、武器、通信器材和交通工具,使他們有能力組織大規模反擊。為對付蘇軍航空兵,“圣戰者”往往在基地附近安排幾十個防空火力點,配備大口徑高射機*和機關炮,最讓蘇聯人難受的是“圣戰者”居然有蘇聯產的DShK型12.7毫米高射機*,這些都是10多年前蘇聯援助埃及抵抗以色列空軍用的。對于低空飛行的蘇聯殲轟機和直升機來說,單兵武器就足以傷害到它們,據統計,當時85%的受損飛機都是遭受這些武器的攻擊,武器口徑包括5.45毫米、7.62毫米和12.7毫米等。

  血的教訓迫使蘇軍強化殲轟機飛行員培訓。培訓工作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持續2—3個月,主要學習戰斗飛行知識,掌握戰術應用,熟悉駕駛特點,提高飛行技術水平等。第二階段持續2—3周,所有參訓人員集中到土耳其斯坦軍區空軍靶場,進行投彈和射擊訓練,飛行環境模擬阿富汗境內的山地和沙漠。第三階段持續10天,通過考核的飛行員正式編入作戰部隊,學習阿富汗戰場知識。后來,在阿富汗戰爭上積累的各種經驗都被編入蘇聯前線戰術空軍(VVS)訓練實踐教材,以后進入阿富汗作戰的飛行員就縮短了培訓的時間,只經過l—2周的演練即可參戰。演練過程中,從前線換防下來的飛行員將在蘇-17UM雙座教練機上向新手們具體講解戰場情況。

  為降低損失率,蘇軍調整了殲轟機的戰術,飛機改以高空高速進入打擊區域,在30—45。角俯沖投彈,這樣敵人防空火力來不及瞄準,攻擊行動就結束了,曾有一架蘇-17以時速900千米在1000米以上高空投彈,居然僅用4顆250千克**就報銷掉“圣戰者”的一個軍火窯洞。當然,這一戰績可謂“千年難遇”,高來高去的戰術客觀上降低了蘇軍的打擊效率,蘇軍只好一方面用導彈和**相結合的方法加以彌補,另一方面則是提高戰機出動頻率。

  通常蘇軍先出動兩架蘇-17,對打擊區域進行偵察,用照明彈或煙霧彈為后面的大機群指引目標,有經驗的飛行員一般在800—1000米高空以850~900千米時速飛行,只需3—5分鐘即可發現目標。然后,由2—6架蘇-17組成的編隊在2000—2500米高空施放S-5、S-8火箭和RBK-250、RBK-500型*藥箱,給敵人來個“迅雷不及掩耳”。1~2分鐘后,在敵人尚未從上次打擊中反應過來時,第二批蘇-17編隊又到了,這種急風暴雨式的戰術打擊讓“圣戰者”苦不堪言。當所有蘇-17打擊編隊撤離后,戰場上空將出現蘇軍偵察機,它們要對蘇-17的打擊成果進行拍照取證,負責這種工作的一般是從喀布爾機場起飛的安-30偵察機。為保持通信通暢,充當無線電中繼站的安-26RT聯絡機也會出現在戰區上空邊緣。

  如果蘇-17編隊是在伴隨地面部隊實施打擊的話,就需要避免誤傷友軍,必須有航空引導員幫忙。航空引導員利用信號彈或煙霧彈為飛行員指引目標,他們還可通過無線電告訴飛行員友軍的位置以及敵我接觸的邊緣。蘇-17的火力支援時間一般持續15~20分鐘,當航空引導員發現敵人新的火力點時,可以再次呼喚蘇-17編隊支援,也可讓蘇-17掩護地面部隊機動和撤退。當蘇-17降落5—10分鐘后,航空引導員要立即向航空兵團指揮部匯報打擊效果,然后通過空軍指揮部與陸軍溝通,檢驗打擊效果,并安排下一個任務。

  目標提前偵察戰術

  為提高蘇-17的精確打擊效率,減輕飛行員的出勤負荷,蘇軍開始采用對目標進行提前偵察的戰術。最初,蘇軍采用米格-21R和雅克-28R偵察機,后來改用蘇-17M3R,它們裝備先進的KKR-I/T、KKR-1/2和KKR-2A型偵察吊艙,可以通過航空攝像機對地面進行全景紅外拍攝,然后這些資料將轉交給飛行員,上面標有目標和防空武器的具體位置,并專門注明那里的地貌和坐標。這種前期偵察作用很大,飛行員減少了行動策劃時間,可以“情報一到,馬上出擊”。當然,有時為確保萬無一失,蘇軍還要在行動前進行一些補充偵察,以確定目標有無變化。

  夜間偵察一直是個難題。“圣戰者”經常在夜幕掩護下轉移陣地,起初蘇軍飛機靠投擲照明**和FP-IOO型拍照彈,但效果不好,因為在山谷溝壑中,照明彈發出的光線在地面上形成太多陰影,機載UA-47型航拍儀根本拍不下來。相比之下,紅外攝像機的效果更好些,蘇-17M3R攜帶的“冬天牌”紅外攝像儀可在夜間拍攝到清晰的圖像,如“圣戰者”汽車在山谷中行駛時留下的尾氣紅外線,它們在屏幕形成一條清晰的汽車行駛路線。另外,“冬天牌”攝像儀還能拍下篝火灰燼,從而確定“圣戰者”曾出現過的地方。同時,蘇-17M3R還采用了無線電偵察技術,通過SRS-13和SRS-9偵察設備,及時捕捉到“圣戰者”的無線電信號,并能確定其地理位置。為了給白天的打擊提供足夠的情報,蘇軍經常在夜間出動4—6架蘇-17M3R偵察機,從1988年8月起,蘇軍改用新型蘇-17M4R偵察機。

  掛載*藥要“科學搭配”

  鑒于“圣戰者”的破壞活動使卡爾邁勒政府在廣大地區的統治陷于癱瘓,1981年下旬開始,蘇軍不得不派遣更多的對地攻擊飛機進行“清剿”,但阿境內沒有足夠的機場容納這些重型飛機,蘇軍只好將戰機集結在靠近蘇阿邊境的土耳其斯坦軍區和中亞軍區機場內(如奇爾奇克、薩馬拉和科凱德等)。這些飛機主要是蘇-17M3,還有少量來自歐洲軍區的蘇-24。蘇-17在使用彈性上要突出一些,但由于“腿短”,遇到阿富汗腹地目標時,它必須攜帶副油箱,結果載彈量就只好削減。

  為提高作戰效率,蘇軍對*藥種類進行科學搭配,一般掛載250千克和500千克的高爆**和破片**,放棄以前使用的100千克**,這是因為像消滅運送武器*藥的商隊,炸毀敵人進入隱蔽地區的山道和隘口等預防性打擊中,500千克和250千克級航空**可以將山峰炸平,或引起山體塌方,阻塞道路,這兩種**還可以用來消滅敵人的掩體、倉庫和火力點等目標。蘇-17飛行員還喜歡用集束**和一次性*藥箱,它們爆炸后產生的碎片和鋼珠打擊范圍可達數公頃,這對消滅隱藏在石頭和山縫中的敵人非常有效。此前,蘇-17使用的57毫米s-5型無控火箭被威力更大的80毫米S-8火箭替代,后者的戰斗部達3.5千克,攻擊距離也超出“圣戰者”防空武器。

  蘇-17在執行任務時一般攜帶兩個導彈掛架(UB-32或B-8M)、兩個航空**掛架(MBD-U6-68、RBK-250或RBK一5()()),或者直接攜帶4枚S-24型無控火箭,不管選擇上述哪種方案,都需要再掛上兩個PTB-800副油箱。蘇-17機翼下的MBD-U6-68掛架最多可掛6顆**,但如果全掛滿的話,蘇-17就承受不了了,一般只掛一半左右。還需要指出的是,掛載*藥時,既要考慮到打擊效果,又要考慮安全問題,由于戰機在起飛后經常出故障,為保障戰機安全降落,就不能掛過多的*藥,一般情況下,蘇-17只掛載1.5噸的*藥。

  有意思的是,蘇-17不光用于對地轟炸,還要負責特殊區域布雷。一般蘇軍選擇步兵難以到達的危險區域和敵人必須經過的交通要道布雷。與前面提到的炸毀隘口一樣,布雷也是讓“圣戰者”頭痛的損招,本來適合游擊戰的有利地形卻因蘇-17快速空中布雷而變得支離破碎。蘇-17主要以900千米的時速,從高空播撒地雷,其掛載的多是KMGU型組合地雷,每顆組合雷里有8個套裝,每個套裝里面有l248顆高爆子雷。

  混合編隊奏奇效

  通過經驗積累,1981年底,蘇聯第34混成航空軍開始嘗試成立一些混合編隊,即由殲轟機、強擊機和直升機共同編隊,協同作戰。1982年1月,蘇軍利用這種方式成功搗毀了一個名為“伊斯蘭地區權力委員會”的“圣戰者”組織。

......(暫無全文信息,請到維普官網檢索)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合作伙伴 | 聯系方式 | IP查詢
金月芽期刊網 2020 觸屏版 繁體版 電腦版 京ICP備13008804號-2
波克捕鱼老版本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