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文獻檢索:

我們的童年


□ 亓玉翠

摘 要:

轉眼,你我已經長大,此刻我握首一支筆,寫著我們的小時候。我常想,上天對我如此眷顧,讓我們一同來到這個世上,一同長大。回味那時,內心總是滿滿的幸福,就像杯子中滿滿的水,在歲月中緩緩流溢。

轉眼,你我已經長大,此刻我握著一支筆,寫著我們的小時候。我常想,上天對我如此眷顧,讓我們一同來到這個世上,一同長大。回味那時,內心總是滿滿的幸福,就像杯子中滿滿的水,在歲月中緩緩流溢。

我們出生在一個大雪紛飛的中午,好大的雪,沒過鞋子。我媽是高齡產婦,為我們出生費盡周折。我來到這個世上的不長時間便戴上了氧氣瓶,而弟弟則是先從子宮中伸出了腳。后來我媽說給我們聽,老弟一臉驕傲:看,我一腳就把你踹到了世上。我狠狠踢他一腳,學我媽的話:從小就不好好長,出生先伸出腳!但不管怎樣,來到這個世上,有驚無險。

照顧小孩是很不容易的,何況是兩個頗能鬧騰的小孩。那時冬天還是燒火爐以供取暖。老爸覺得爐火不旺,就拿鐵鉤弄了一下,結果發現了爐洞中燒的通紅的鈴鐺皮,是從大橫梁自行車上卸下來的。于是小心翼翼的勾出來放在墻角最里邊。老弟一看自己放進去的東西被拿了出來,哇的就哭,老爸就哄著他抱著離開,媽媽也去哄他。還沒安頓好,我這廂又是一陣驚天動地的哭,那個鐵紅的鈴鐺皮已被我握在手里……買藥上藥,也不知折騰了多久,還好沒留下疤。還有一年夏天,老媽剛把面條放在盛涼水的盆中,就聽噗一聲,轉頭一看,我愣愣的趴在臺階下。來不及把盆端起來,就快步走過來,一手扶起我,一手從地面沿著我褲腿往上拂,嘴里念叨著:翠兒,來咧,翠兒,來咧……老媽以為我丟了魂呢。回到屋內,只見一地的水和面條以及打翻在不遠處的盆子,再略一抬頭,發現了濕了整個鞋子滿臉錯愕的弟弟。我看著趴在弟弟鞋子上的面條,笑,哈哈,可憐的面條……

我從小就淘氣,以至于我媽總是揪著我的耳朵疑惑:是不是投錯胎了,一個女孩子怎么跟個猴子似的,上躥下跳的,然后看著我弟,嘆氣,要是你倆換換就好了……其實老弟也不是安分的主,爬樹摸魚,到處耍玩。記憶里他磕碰著的時候特別多。小時候站床沿一不小心從床上摔下,鼻梁上方正磕鐵盆上,縫了七針;在院子里跑著,突然跌倒,手不偏不倚的按在鋤頭上;在路上走著,被塊石頭絆倒,手掌磨破了,竟然從手腕處延伸出一條血紅色的線;被狗咬過,騎自行車摔倒,胳膊骨折……那么多的意外,全讓他碰上了。每次他出事治療時,旁邊總站著個可憐巴巴的我,盯著那一堆好吃的移不開眼。后來他的事情被說起,他一臉委屈:為什么受傷的總是我?我瞟他:是啊,我怎么沒事。他摸摸鼻子,訕訕的。

轉眼幾個春秋,我們漸漸長大,到了七歲八歲狗也煩的年紀。老媽買了十只小雞,一回外出,忘了將它們逮起來。我們兩個人在家無聊,看著到處亂跑的小雞心里不平,憑什么你們能亂跑我們就得鎖家里?轉頭看老弟:把他們抓起來吧。嗯,好。放哪里好呢。看到床上的被子,不錯,放上兩只。還有這里!哪里?甕里的麩子里!也好,埋上幾個。沙發的海綿中夾上只,床下爸爸的大頭鞋中塞上個,鞋盒子里蓋上只……好了,清凈了,滿意地看到我們的杰作樂呵呵的繼續鬧。然后兩個人趴在甕邊看,老弟喊露頭了露頭了,我抓起一把麩子蓋上,又露了又露了,再蓋上一把……老媽回家,詫異:咱家小雞呢,怎么一個都找不到。后來發現那些奄奄一息的小雞開始訓斥,我倆站在墻角嘀咕,不怪我們,要怪就怪誰讓他們在我們如此無聊的時候歡天喜地的跑到我們面前的呢……

那時候傻得可愛,還常常自以為聰明。

爸媽把缸放在院子里去去味準備盛東西。我看著那大缸,對弟弟說,進去坐一會吧,肯定很舒服。不太好吧。沒事,一塊進,不然我自己進去就倒了。進去,坐下,倚在缸內壁伸個懶腰,還沒來得及感嘆,“哐”——大缸從中間裂開了!我一看,啊,闖禍了,弟弟也傻眼了,怎么這么不結實。我強自鎮定:膠帶呢。快拿來粘上,他倆再碰就不是咱們的事了!快!轉頭,呀,驚動了大神,已經怒氣沖沖的過來了!我倆撒腿就跑,然后氣喘吁吁的站在遠處聽他們喊:熊孩子,糟蹋東西啊,臭妮子能咧,還使膠帶粘這個……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合作伙伴 | 聯系方式 | IP查詢
金月芽期刊網 2020 觸屏版 繁體版 電腦版 京ICP備13008804號-2
波克捕鱼老版本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