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文獻檢索: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社科財經 > 經濟 > 《中關村》 > 2015年第02期

余中:打造移動互聯網時代醫療健康業的中國模式


□ 程桔華

《中關村》編輯部

摘 要:

余中希望經綸世紀能夠幫助中國在智慧醫療、智慧健康方面建立起中國模式,不僅服務中國,也同樣能很好地服務其他發達國家以及發展中國家。"互聯網以雷霆萬鈞之勢顛覆了幾乎所有的傳統行業,但醫療健康行業是最后一個堡壘,目前還沒有真正經過互聯網的洗禮。"儒雅的余中博士談及醫療健康滔滔不絕,"但是現在,互聯網、物聯網改造醫療健康行業的機會來了。

  文 本刊記者 程桔華

  余中希望經綸世紀能夠幫助中國在智慧醫療、智慧健康方面建立起中國模式,不僅服務中國,也同樣能很好地服務其他發達國家以及發展中國家。

  “互聯網以雷霆萬鈞之勢顛覆了幾乎所有的傳統行業,但醫療健康行業是最后一個堡壘,目前還沒有真正經過互聯網的洗禮。”儒雅的余中博士談及醫療健康滔滔不絕,“但是現在,互聯網、物聯網改造醫療健康行業的機會來了。”

  余中的判斷依據有三:首先,以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移動互聯為代表的前沿信息科學技術發展起來并開始普及了;其次,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全球范圍之內,各國政府都遇到人口老齡化和糖尿病、高血壓、心腦血管等慢性病的挑戰。特別是在中國,慢性病患者數量全球第一,對醫療健康服務的需求非常大;再次,中國的醫療資源分布嚴重失衡,好的三甲醫院基本上都集中在北上廣幾個大城市。致使全國的患者都往這幾個大城市擠,壓力非常大。

  “通過互聯網和智能醫療健康管理物聯網系統,就能把原來單純的‘院中服務’(疾病診斷與治療)與‘院后服務’(疾病康復跟蹤治療、慢病管理)和‘院前服務’(疾病早期篩查、預防、預測、健康促進)有機的結合起來,開創21世紀的系統醫學服務體系。事實上也等于用高科技的手段把高度集中的醫療資源擴散均勻了,在很大程度上使醫療健康服務跨越了時間和物理空間上的限制。”余中認為,基于互聯網、物聯網的醫療體系和服務變革,中國勢在必行,刻不容緩。這也是他回國創業的主要原因。

  優異的國外生活

  1963年余中生于江西九江,1983年從南京郵電學院電子工程專業畢業后,先是在北京郵電科學研究院工作了4年,之后就隨著當時出國留學的浪潮,去了美國夏威夷大學留學,獲得電子工程碩士學位,之后考入著名的加州理工學院,師從世界著名香農信息論和通信網絡專家、美國工程科學院院士、香農勛章獲得者、前IEEE Information Society主席Robert McEliece教授,獲電子工程博士學位。

  1996年從加州理工學院畢業后,余中本可以到大學做教授,做學術研究和教書,但恰恰在那個時候,互聯網的劃時代革命孕育而生。作為舉世矚目的高科技搖籃,美國加州硅谷再一次歷史性地成為互聯網革命的發源地,領導在隨后短短的幾年內改變整個世界的全球互聯網革命。當時互聯網雖然尚處于萌芽階段,但是一個改變歷史的科技革命的浪潮開始形成。余中也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覺得在這個歷史時期,一定不能只是在書齋里埋頭做學術研究,而是要進入產業界,進入市場,進入硅谷。

  這樣的思想轉變,讓余中開始選擇適合自己的公司。專業優秀的余中,獲得微軟、思科、北方電信、阿爾卡特等眾多著名公司的青睞。但是余中又有了和別人不一樣的想法,他認為如果選擇一家科技公司,最多只能了解這家公司的產品和技術,如果選擇一家網絡運營商的話,就能通過這個平臺接觸到行業內各家公司的新技術和新產品。很快,余中就將目標鎖定了當時在硅谷的著名電信網絡運營商PacBell, 之后PacBell與SBC合并,兼并AT&T成為當時全球最大的電信網絡運營商。

  在AT&T,余中擔任過技術總監及網絡總體設計師、諸多國際通信技術標準組織的負責人,如MPLS Forum & FR/MPLS Alliance的技術主席、Optical Internetworking Forum (OIF) 的Optical-UNI/G-MPLS標準制定總編、ATM Forum/IETF/ITU 標準制定核心成員。這份工作讓他有機會把他所學的通信和信息論理論結合市場需求,用于設計和部署支撐互聯網的大規模電信網絡和服務,也讓他在非常有利的、獨特的位置上來評估、指導和應用美國電信行業、互聯網行業最優秀的公司的科技產品,對科技產業的發展、互聯網的發展、科學技術革命的發展建立了深刻的認識,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經過在電信網絡運營商的工作歷練,余中隨后在硅谷加入了一家高科技創業公司任技術總監,在這家公司被一家著名公司收購后,他被硅谷一家著名的風險投資公司聘為行業專家EIR(Entrepreneur-in-Residence),幫助這家風投進行對電信、互聯網行業發展趨勢的分析和項目投資指導。之后余中又與朋友在硅谷創建了另一家高科技公司任技術總裁,在這家公司被收購退出后,經過一段時間的市場和行業研究,他的目光投向了用智能高科技手段提供醫療健康服務這個嶄新的領域。他深深知道,這將是互聯網革命之后全球科技革命的下一個引爆點。

  攸關的君子之談

  對于一個在美國待了20多年,工作和生活都相當優異的留學生來說,回國是一個艱難的抉擇。但是2010年,余中還是回來了。這其中發生了什么呢?很大程度上是中關村管委會前副主任夏穎奇博士做通了他的思想工作。

  余中還非常清晰地記得當年跟夏主任見面交談的情形。

  “余博士,你在美國,特別是在硅谷待了這么長時間,應該說對硅谷各方面的情況有比較深的了解。”

  “是的,硅谷表面上看上去風平浪靜,但其實下面蘊藏著巨大的能量,無論是創新思想、人才聚集,還是服務體系、產業鏈、資金,在這個地區都有非常良性的循環和深厚的積累。”

  “你覺得中關村和硅谷比起來,中關村能趕得上硅谷嗎?”

  “我對中關村的了解不多”。

  于是,夏穎奇給余中介紹了中關村在過去20多年的發展盛況,造就了巨大的產業集群,巨大的總產值。

  “中關村這些年的發展的確非常了不起,不僅在中國,甚至在世界上也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奇跡。您問我中關村到底能不能追得上硅谷,我無法回答。但是我可以根據我個人的見解,給您一個指標作為參照系,那就是,在硅谷每隔兩三年,都會憑空出現一個世界級的企業,而且這種現象是一個常態。”

  余中隨即解釋,所謂的“憑空”就是說不用經過很長時間的努力和積累,而是用短短的幾年時間發展起來的創新型公司;“世界級”不僅是指這家公司商業上非常成功,更重要的是它提出一個新的思路并開創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全新的細分行業,不論是它的技術還是商業模式,立刻成為世界典范,全球各地都來追隨和“山寨”它;“常態”是指這種現象不是偶爾才出現,而是每隔兩三年就會必然出現。

  “余博士,這個問題其實我問過很多留學生,你的回答很深刻,我會記住,中關村就要按照這樣的思路和標準來要求自己。余博士,你應該回來。”

  “雖然從情感上來說,我是非常關心祖國的發展的,但是平心而論,回國具體做什么,我還沒有特別的打算,況且這邊的工作也特別忙。”

  面對余中的婉言謝絕,夏穎奇開始琢磨該怎么說服他。

  思忖片刻,夏穎奇說出了這番話:“中國改革開放的前20年,你基本上都沒有參與,第一你沒有了解,第二你也沒機會做出什么貢獻。現在進入改革開放的新階段,創新科技為主導核心,我覺得你應該回來。無論是你的專業知識、學問,還是你的經歷、閱歷,回國都能得到很好的發揮和應用。”

......(暫無全文信息,請到維普官網檢索)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合作伙伴 | 聯系方式 | IP查詢
金月芽期刊網 2019 觸屏版 繁體版 電腦版 京ICP備13008804號-2
波克捕鱼老版本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