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文獻檢索: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社科財經 > 文學 > 《青春》 > 2012年第02期

李作家的《殺字系列》


□ 柏樺

摘 要:

前不久,韓東來成都簽名售書,在一次抽空的閑聊中,我突然談起了一個我長期思考的問題,即中國人乃至全世界的人的本性或許是恨而不是愛(T.S.Eliot曾說過一個詩人應該"keep intensity",我以為"intensity"的本質

柏樺

  前不久,韓東來成都簽名售書,在一次抽空的閑聊中,我突然談起了一個我長期思考的問題,即中國人乃至全世界的人的本性或許是恨而不是愛(TSEliot曾說過一個詩人應該“keep intensity”,我以為“intensity”的本質應是恨,因它比愛更強悍,也更具穿透力),但人都會偽裝,肯定只會說愛是人的出發點,絕不會說恨。關于我與韓東對此話題的展開談論,在此就不贅述了,我從此卻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件舊事。正如標題所示,李作家(李柱)是我的一位老朋友,他對人看上去似乎愛很多(具體情節恕不說來),但其實卻是一個殺氣(我指的是虛無而有些老實的殺氣)很重的人。下面,是我真實地回憶并敘述他1980年代的一小段令我難忘的生活。

  一連許多天(當然是1985年的春夏之交),李柱為了寫好他那日思夜想的《殺字系列》小說,扦始認真地體驗起了生活(因為他堅信,寫作來源于生活這一“可愛而無辜”的教條)。首先他注意到他家隔壁一家小餐館門口的一位殺鱔者的日常工作。只見那殺鱔者手腳麻利,僅單手提起鱔魚,將那鱔頭在腳盆上一摔,趁那鱔魚頭腦昏過去的當口,就在洗衣板上將那鱔的肚子剖開,一刀一刀切下去,最后將那鱔骨連帶鱔頭丟在一個桶里,又將那鱔片丟在一個塑料帶里,來回重復,動作快速準確,沒有半點閃失。那鱔的殺法細小婉轉,使他還產生了一點藝術的享受,只是胸中一口殺之豪氣頓消,似乎只落得個殺伐的淺吟低唱,看了幾日覺得無趣,也就不去了。

  為了增加內心的殺之密度與強力,為了親歷殺的氣氛和血腥,不久,李柱就常去離家稍遠的市場,觀看各式各樣的殺害過程,殺雞、殺鴨、殺鵝、殺魚,只要哪里開殺他就往哪里鉆,睜大牛眼(須知李柱眼睛極大且鼓)死死盯住。由于日日去看,弄得那菜市上殺家禽的入覺得十分怪異,而且見他一臉殺氣,又是一個瘸子,所以也不敢惹他,只是背地里議論一番,認為這人有些瘋癲。久而久之,他還與市場上一個殺雞快手搞熟了。那殺雞者一次問他:“你對這殺雞殺鴨如此有興趣,是不是也想學呢。我看你也不是從事我們這個行當的人,那你天天來看是為了什么?”

  “我是作家,經常給報社寫稿,最近我正在為報社寫一組‘殺字系列’小說,我這叫作家體驗生活,觀察你們這些人是怎樣殺死動物的。”

  “有眼不識泰山,原來你是一個作家,了不起,了不起。不過,我們鄉下殺豬不知你看過沒有,如有興趣,我專門陪你去看整個殺豬過程,那是真正的大東西,那些人才可稱為屠夫,我們這些殺雞的與他們比只能算是小打小鬧了。”

  李柱一聽,牛眼一翻,大為興奮,說道:“好,就這么定了,改天我同你一道去你們鄉下看殺豬,耽誤了你一天時間,我請你吃酒,如何?”

  那殺雞者又瘦又矮,還是一個獨眼,一聽還請吃酒,也高興起來:“要得,要得,改天上午你到市場,我們一道去鄉下看殺豬,至少可以看到殺幾頭豬的過程。”

  這一日,李柱果然與那殺雞人來到鄉下,當時已是下午時分。獨眼人將李柱帶到屠宰場,一陣怪臭腥味撲面而來,李柱精神為之一振,鼓起雙眼,拖著一條瘸腿走了進去。

  里面已是好生熱鬧,只見幾個人將一只豬兒從地上抬起,放到一張土磚砌的臺子上。豬兒一抬上去,脖子正好卡在宰割的要害處。那肥豬一副受難的樣子,似乎預感將被宰,發出狂呼亂叫的聲音,那慘叫聲也逗得地上待宰的豬兒同聲慘叫。獨眼走上前去對那殺豬匠說了些什么,殺豬匠回過頭來對李柱咧嘴一笑,還走過來握了一個手。李柱握住那油浸浸的厚手就象伸進豬油里一樣,再瞧那殺豬匠,五短身材,一身肥肉亂顫,笑起來就像豬頭,耳朵又大又肥,似乎也抖了起來,說是歡迎作家來參觀,說完轉身就朝那嚎叫的豬兒走去。李柱還沒來得及看清他右手怎樣出刀,一把尖刀已插入豬兒的喉嚨,豬血當即噴涌而出,李柱此刻也感受到一股熱浪,心里也遭受到一股從未體會過的高速的快樂與滿足。

  接著李柱又看到那殺豬匠殺死一頭病得無力掙扎的老母豬,那老母豬皮膚打皺,殺出的血又烏黑又稀少,哼也沒哼幾聲就斷氣了。斷氣之前,那老母豬一直茫然地盯著李柱,仿佛要乞求什么。李柱一雙牛眼也一直盯著那老母豬,一眨不眨。突然,李柱眼睛一翻白,砰的一聲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也發出殺豬般地嚎叫,聲音蓋過待殺的另幾只豬兒,那聲音不僅把殺豬匠和獨眼殺雞人嚇了一跳,連那幾只豬兒也嚇得不敢叫了,直直地盯著那地上翻滾的人不像人,豬不像豬的東西。

  獨眼人和殺豬匠趕快跑了過來,殺豬匠一看李柱雙眼翻白,上來就是幾個耳光,又端來一盆清洗豬內臟的清水刷地倒在李柱臉上,李柱打了一個激楞,又嚎叫起來,聲音更尖,嘴歪斜著,張得大大的,口水及白色泡沫順著嘴角往下直流,全身也抽搐起來,那瘸腿一個勁地抖,那好腿像僵尸一樣伸得筆直。

  獨眼人也著急了,突然情急生智,趕快跑到外面扯了幾大把青草回來,一把一把地往李柱口里喂,李柱歪著個嘴大嚼起來,殺豬匠一時也受到啟發,知道這人癲癇發了,也跑到豬圈去提了一桶豬潲來,將那豬潲水倒在一個破盆里,再將李柱的頭按入盆中,李柱好像久渴之人,立即開始了狂飲亂嚼,好像飲下了什么起死回生的藥,飲下了瓊漿玉液似的,吃了青草又飲了豬潲水,李柱的嚎叫減弱了,逐漸變成了低吟,慢慢地完全平靜下來,白沫也不吐了,身體及四肢開始恢復正常,那黑眼珠也從那一片白眼中鉆了出來。最后獨眼人將他挾到一張靠背椅上坐下,又拿一張濕毛巾給他擦臉,過了好久李柱才回到原來的神態,但內心也確實起了完全的變化了,恐懼、瘋狂、憤怒、癡呆,血與殘殺在他內心沖撞著、化合著。他也想親手殺些東西了,但豬這龐然大物他是不敢殺,那就殺雞吧。

......(暫無全文信息,請到維普官網檢索)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合作伙伴 | 聯系方式 | IP查詢
金月芽期刊網 2020 觸屏版 繁體版 電腦版 京ICP備13008804號-2
波克捕鱼老版本在哪 山西11选5前三走势图 长沙麻将真人手机版 股票微信群是真的吗 四川血战麻将大胡有哪些 在线股票交易系统 澳洲幸运8历史开奖记录 幸运飞艇技巧交流论坛社区 正版资料大全全年2019 小说 打长沙麻将的技巧 西甲排名积分榜2019 豪利棋牌官方二维码 黑龙江体彩11选5 精准平特一码免费公开 贵阳麻将捉鸡下载 酒类股票推荐股票 韩国快乐8官方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