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文獻檢索:

網絡寫手的封神演義與步步驚心


□ 沈佳音 王鵬

摘 要:

2012年4月,一個女孩的死亡讓人們再次審視這個由數百萬年輕人組成的特殊群體——他們習慣自稱為網文寫手,自嘲為碼字工人,卻很少對外說自己是一名作家。外界時常批評他們離經叛道、不務正業,他們則以追逐夢想、努力"封神"自勉。

沈佳音 王鵬

  2012年4月,一個女孩的死亡讓人們再次審視這個由數百萬年輕人組成的特殊群體——他們習慣自稱為網文寫手,自嘲為碼字工人,卻很少對外說自己是一名作家。外界時常批評他們離經叛道、不務正業,他們則以追逐夢想、努力“封神”自勉。的確,這里出現過《盜墓筆記》、《鬼吹燈》的暢銷書神話,出現過靠寫小說在上海掙來老婆房子車的歡喜結局,也同樣有更多辛苦掙扎卻出路茫然的失敗故事。

  死亡

  愚人節剛過,25歲的青望走了。這個浙江女孩兩年前患上了肺癌。雖然在“紅袖添香”網上,她留下了6部小說,并擁有幾千萬的點擊量,然而對大神林立的網文江湖而言,她遠算不上名人,只有少數人對“青鋆”這個筆名留有模糊的印象。

  她去世之后,同在一家網站駐站的寫手寂月皎皎在微博上發言感嘆,說寫手應“少熬夜多運動”,引來了幾位同行的共鳴,然而卻迅速演化成一場風波。

  開始有人不斷轉載微博,青鋆的死亡也被認為是“寫書累死”。甚至有長者以此為例,勸這些年輕人們迷途知返。在一些人的想象中,網絡寫手就是一群蝸居在出租屋內的失業少年,啃著饅頭吃著泡面,編一些難人大雅之堂的故事,并幻想著出人頭地一夜暴富。

  寂月皎皎為此憤懣難平,她在微博上反復糾正人們的誤讀。

  她認為,這種誤解源于公眾對網絡寫作的陌生。這也是眾多網絡寫手的同感。縱橫中文網的知名寫手方想從大學時開始寫書,6年來寫了3部書,擁有數百萬讀者,然而人行之初,同學們卻認為他的想法很荒誕。

  “那時候我讀大四,在寢室里寫小說,寫完卻不愿給同寢的兄弟看,因為他們都忙著找工作,知道我在寫書后還反過來勸我,讓我放棄,覺得我的理想很稀奇。”即便在成名之后,參加高中同學會時,方想也不愿介紹自己的職業,“能不說就不說,不然就會被問很多哭笑不得的問題”。

  “就像當初的武俠小說一樣。也許10年后再看我們,會好一些。”在方想和寂月皎皎眼里,他們所從事的不過是一份普通職業,生活規律與否因人而異,青望之死只是個例,熬夜甚或早逝,發生在網絡寫手中的概率也未必比其他行業更高。

  掙扎

  比誤解更讓人難以承受的是生活的壓力。2008年7月,當時只是業余寫作的寂月皎皎獲得了“2008全球華文武俠小說大賽”亞軍,去香港領獎時還得到倪匡夸贊。

  然而,當她回到江蘇老家時,卻被炒了魷魚,老板認為她不專心工作。她索性開始專職寫作,但她的月收入卻連續三個月沒有過千。她壓力很大,在家悶頭寫,不停地掉頭發。

  寫手羅亮(化名)也曾短暫地與青望做過同事。在幾家大型書站開寫新書不理想后,他跑到“紅袖添香”網,注冊了個女性化的筆名,“紅袖女作家很多,當時以為女作家能吸引更多粉絲,不過大家還是看故事的,寫不好沒人記得你名字”。

  兩年前,羅亮從東北林業大學畢業,他不愿回老家縣城當公務員,也不愿去公司過朝九晚五的打工生活。他在哈爾濱一個老小區租了個房間,試圖成為一名職業寫手。

  他在縱橫和起點等多家網站用不同馬甲寫過書,累計超過十本,但往往每個故事只寫一個開頭,寫了幾萬字便拋棄。網文圈內管這叫做“挖坑”。一個作者倘若寫出吸引人的開頭,圍觀的讀者們便會“跳入坑中”,每天盼著更新。然而倘若作者江郎才盡,或者長久斷更,這些讀者便會在坑中“套牢”。小說的謎團戛然而止,故事的懸念終生無解,憤怒的讀者便會稱寫手為“太監”,“寫著寫著,下面就沒有了”。

  這樣的例子在網文界很常見。羅亮并不接受太監寫手的名號,“那些書寫著寫著就感覺沒前途了,更新下去是自己找罪,換個名字從頭開始,”在高中時,他曾在廢紙背后寫武俠小說,并受同學追捧,這也是長久以來他最大的信心支撐,“我有寫故事的能力,總有一天我也是大神”。

  羅亮選寫的類型是“凡人流”小說。這類小說特點是主角永遠是鄉下少年,意外求仙,因有作弊法門而修為一日千里。主角不停升級尋寶殺人越貨,從不吃虧,最后天下無敵。

  他租住的房間窗外是一處工地,每日在機器的轟鳴聲中,他守在電腦前不斷碼字。

  工地上的吊塔,被他拿來寫成仙人守衛的鎮妖塔。一日工地傳出巨響,書中的山門上空便傳來雷霆霹靂。他覺得這樣寫很好玩,有時候書中缺配角,想不出來樣子。他便趴窗觀察工人。

  在小說里,他便是一個幻想世界的主宰。他喜歡讀者的贊譽,雖然寥寥無幾。在幻想世界之外,他是一個標準宅男,不看書報,甚少聚會?“租房的電視好久沒打開了,上面都落灰了”。唯一的外界消息來源是qq彈出新聞以及微博。

  在青鋆離開一段日子后,他才在微博上看到消息。讀了一些評論后,他也有過短暫的放棄念頭,“也許我寫到死也沒人知道”。

......(暫無全文信息,請到維普官網檢索)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合作伙伴 | 聯系方式 | IP查詢
金月芽期刊網 2020 觸屏版 繁體版 電腦版 京ICP備13008804號-2
波克捕鱼老版本在哪 天津快乐十分有规律吗 澳门好运彩现场开奖直播 上证指数是指什么 云南11选五一定牛开奖结果 北京pk10最稳办法 最准确的彩票预测 北京彩票快3开奖走势图 在线配资公司看久联优配 内蒙古快三现场直播 7乐彩开奖号码 上海时时乐稳定大底 新疆时时彩48期开奖号 安徽11选5最大遗漏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东京快乐8计划wx15 com 广东11选五5一定牛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