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文獻檢索: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社科財經 > 經濟 > 《錢經》 > 2010年第04期

回家創業,想好沒有?


摘 要:

一對年輕人,湖南人,在北京、湖南、上海等城市周轉,最后還是選擇回老家,丈夫開了烤串的連鎖加盟,而妻子在廣告公司上班。他們當初為何來大城市?又為何回到當地創業?他們在幾個城市之間折騰,是否后悔過呢?

一對年輕人,湖南人,在北京、湖南、上海等城市周轉,最后還是選擇回老家,丈夫開了烤串的連鎖加盟,而妻子在廣告公司上班。他們當初為何來大城市?又為何回到當地創業?他們在幾個城市之間折騰,是否后悔過呢?
  《錢經》為您介紹吳越和燕子的故事,希望讀者能從他們的經歷中有所收獲!
  
  吳越先生,28歲,長沙人,現在是“三人特色餐飲”的老板;他妻子,燕子女士,31歲,廣告公司總監。在當地可以稱得上是“小資階層”,有房有車,晚上6點多下班后,約上幾個朋友一起吃晚飯、打牌、吃宵夜,凌晨回家睡覺,第二天吳越可以睡到自然醒,再去烤串餐飲店里做研發和管理工作,一年還有三四十萬元的收入,每天的生活非常愜意和舒適。
  很多人都向往首都北京、金融中心上海、創業樂園深圳等等這些大城市,吳越夫婦曾在北京、上海工作生活過,但在他們看來,城市的生活不像外表那么絢麗多彩,在繁榮背后要付出超常的時間、精力、金錢、學識等等,才能成為“水泥森林”中的一員。
  吳越說起四年前在北京的生活不禁感慨萬千,“雞還沒有叫就得起床啦,地鐵里倒三次車,那會兒我住通州管莊,上班在南二環外,下了地鐵還要坐公交車三站,耗時1個多小時,每天6點下班,7點多到家做飯收拾后,就到10點多睡覺時點了,上班也沒意思總覺得無聊,天天還特別累⋯⋯”
  上下班花1小時,這在大城市非常普遍,在地鐵公交上人擠人也屢見不鮮,在上海地鐵里,同事間問候語常常是“今天你擠上了嗎?”而吳越如今在長沙市每天開著自己的“尼桑車”聽著輕快的音樂上下班。“其實在長沙也堵車,平時5分鐘就能開車去的地方,到下班點也要20分鐘才能到達”,他夸張地調侃長沙的交通堵塞問題,城市的擁擠和他似乎不再有關系。
  
  生活才是最重要
  
  筆者和吳越夫婦聊“為什么放棄北京回老家了?”,他們都不約而同地說,“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呀”。吳越先生在北京做過報紙美術編輯、印刷廠銷售,工作不是很清閑和無聊,就是工作壓力過大。他總是覺得賺錢不多,每天還很辛苦。燕子也說,那會兒每月收入除去房租,就都用在吃飯、交通、通訊、服飾等開銷,錢好像特別不經花。
  后來他們的收入狀況都有所好轉,燕子2007年工資每月可以達到1.2萬元,年底還有數十萬元獎金。但他們的生活依舊和很多在都市生活的人一樣,周末就只想睡覺,購物也成了兩人共同的休閑方式,她坦言自己有購物情結,“一次性在國貿商城買了兩個LV品牌包”。也正如吳越所說,“人不能太容易有錢,否則來得快,去得也快。” 在不知不覺中他倆在短期內瀟灑地花去十幾萬元享受北京生活。
  直到有一天吳越問燕子:“如果我們在一起,我去哪里你就去哪里嗎?” 燕子毫不猶豫地回答說,“是呀!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簡單的一句話就改變了兩個人的命運。燕子回到長沙的工資還不到北京的一半,但燕子心里想得很明白,當初吳越是因為她來到北京,干燥的氣候加重吳越的鼻炎,他不光成天打噴嚏,甚至常常會因為鼻塞導致頭部供血不足引發頭暈,即便吳越后來做了手術有所好轉,但依舊沒有痊愈。
  燕子評論他們的愛情說,“吳越的個人能力可能不是很優秀或者很突出,但我想一個男人不顧及自己的身體情況留在北京,我很感動。”其實燕子2000年就在北京某廣告公司工作,后來回到長沙處處感覺小城市里的廣告業務流程不正規,何況在長沙求人家辦事比較多,比起在北京做甲方感覺非常不一樣,因“水土不服”她又“二次進京”,學廣告科班出身的她再次施展才能,但沒想到的是吳越改變了她的想法。
  而第二次回到長沙,燕子心態逐漸平和了許多,她自嘲地說:“可能自己歲數也大了,工作雖有不適應的地方,但是只能靠自我調節。過去年輕氣盛只想著事業工作,可女人一過三十歲,在長沙市可算是‘大齡青年’了,吳越的生意已經走上正軌,我上班是為了打發‘無聊’,以后相夫教子是更重要了。”
  他倆各自有自己的事業,下班后夫妻倆和不同的朋友吃飯、打牌⋯⋯娛樂活動十分豐富,在生活上過得相當悠閑。當筆者問道“長沙和北京最大的區別是什么?”吳越說,在北京上海,人才和能人太多,激勵人要更努力更勤奮,年輕人斗志會更強;而在長沙這樣的小城市,人們都更講究生活的舒適性,如長沙餐飲很多樣,我每天都在餐廳吃晚飯,每頓五六人吃飯花100元,而且可以天天不重樣。生活可能就是這樣,只有自己都一一經歷過了,才知道自己適合什么樣的生活,人生的一輩子并非全是上班賺錢,每天能放慢腳步開心快樂才是生活最重要的。
  
  事業無需高瞻遠矚
  
  2007年8月8日,吳越第一家烤翅新店開張,但連著三個月都沒有多少人光顧,完全靠人情經營,每天叫同學朋友來店里吃烤翅湊人氣,后來客人越來越多了,名聲也就傳出去了。朋友都說“吳越太能吃苦了,剛開始都是他自己烤翅,長沙大夏天三十多度,自己手帶著一雙線手套,穿個短褲T桖就站那里烤串,以后肯定能賺錢”。朋友的確沒有看錯,吳越以一年開一家店的速度,又開了“烤魚店”“爆腸店”,而且把加盟店開到衡陽、株洲、湖北武漢、宜昌、江西宜春等地,一年的凈利潤達到三四十萬元。
  吳越說,投資10萬元開第一家烤翅店,剛開始半年都沒有賺到錢,而且浪費了很多錢,但后來我覺得肯定能賺錢,因為全長沙只有我烤的串兒好吃,來吃過的人都這么說的!看著吳越自信的眼神,相信他開烤串店的終極目標是像“湘鄂情餐廳”一樣能開遍全國。
  怎么在長沙做烤串開連鎖店呢?吳越說起自己在北京的早餐是每天早上在大望路地鐵口現代城SOHO附近買特好吃的“狀元餅”,1.5元/個,經過觀察發現一早上7點半到9點能賣掉兩三百張。后來和賣餅人聊天才得知,他早上4點鐘起床,從7點開始賣,到9點回家休息,中午和下午再出來賣,一天可以賣掉一千張餅,營業額相當于1500元,除去材料成本,一天至少掙700元。
  那時吳越就考慮:民以食為天,解決上班族的早餐問題,報酬高也是應該的。我要做一定得做傳統產業,“為人民服務”,最實際地幫助周邊的人們解決切實的生活問題,從而獲得自己的報酬。
  后來吳越回長沙就開始做烤串了,在創業中注重當地“辣”口味,力求餐飲本土化。他覺得做生意沒必要覺得難,失敗是常有的事,保持大方向就可以了,腳踏實地“為人民服務”,日后肯定會有收獲的。也許就是這種使命感,使他穩步地去開拓自己的事業。《富爸爸投資指南》一書中提到的“使命是企業致富關鍵中最重要的方面,是基礎”,富爸爸說,金錢不能獨自提供足夠的熱情、動力或期望。企業的使命應該滿足消費者的需求,如果能很好地滿足這種需求,企業便開始掙錢了。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吳越雖然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但是想起快餐店將來的發展,他覺得現在“很缺錢,賺錢速度很慢”,因為如果有了錢,就可以按照商業計劃書開更多的新店,但現在自己融資的方式很單一,銀行無抵押不行,投資公司看項目太小不愿投資,靠民間融資,輻射范圍小而且成功率低;如要去變賣個人資產,負債經營,家庭風險過大。
  
  理財要均衡
  
  “我家沒啥資產,現在就是房子、車子、店子這三樣兒;至于負債,欠了銀行很多錢,長沙房子兩套,每套2000元還月供,而深圳一套房子每月3000元房貸。我從來不投資基金或者股票,除去日常開銷,有了余錢直接投資到店里。”這是吳越在歸納自己的資產和負債。
  這些“三大件”是吳越的資產嗎?所謂資產,以美國人羅伯特 • 清崎的富爸爸話說,“資產是能夠往你的口袋里裝錢的東西,或者是能夠以比你投資或者購買時更高價格賣給他人的東西。” 吳越的汽車屬于耐用消費品,不排在此定義中的資產之列,但在綜合理財這門學科來說,汽車也屬于資產,只是和黃金、土地等固定資產不同,屬于消費型資產,隨著使用年限增加,折舊率也就越高,資產價值趨于貶值。
“有了余錢直接投資到店里”,的確如此,當筆者詳細了解后得知,吳越所掙的錢,除了每月還房貸7000元和自己吃穿住(物業等)行外,全部投資于店里新項目再開發,而燕子的工資也是自己支配,燕子說,“我之所以現在沒有在店里和他一起工作,是因為我倆獨立性都很強,各自有自己的想法,有時觀念不同,解決問題辦法也會不一樣,天天待在一起也容易產生矛盾,如果因為工作而影響家庭和睦生活,這就很不值得。何況他現在無論開發新產品還是做連鎖加盟店都已經走入正軌,就更沒必要我幫忙了!” ......(暫無全文信息,請到維普官網檢索)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合作伙伴 | 聯系方式 | IP查詢
金月芽期刊網 2020 觸屏版 繁體版 電腦版 京ICP備13008804號-2
波克捕鱼老版本在哪 顺利秒秒彩 双色球开奖直播今天 陈浩的股票分析软件 吉林11选5手机版走势图 在线pk10官网开奖结果 双色球红球中6怎么算最准确 今日头条股票 江西十一选五前三组 尊享配资 福建31选7开奖官网 在线配资m须知简配资 山东十一运夺金选五 重庆时时计划专业计划下载 极速赛车平台 广东11选5代理流水 2019车小将最新消息